眾議苑□柳絮(中大教師)
  作為廣州市政協委員韓志鵬的微博粉絲之一,我前兩天在看到韓委員的述職微博時,毫不猶豫地點了個“贊”:這一方面是因為韓委員微博中提到的、他去年力推的6件實事每一件都與民生密切相關,諸如促成中考新政循序漸進、申請社會撫養費信息公開等,都切實捍衛了公眾利益;另一方面,更是因為他首創的“微博述職”這一舉措,既新鮮又有創意,可謂將了很多代表委員一軍。
  為什麼這樣說?因為韓志鵬在去年的政協委員履職量化打分中得了112分,雖說比前年的72.5分有了很大提升,在600多位政協委員中也排進了前120名,但距離獲得最高分316分的政協委員,明顯還是有很大距離的。那麼現在韓委員在微博述職了,公眾很自然地就會追問:排在韓委員前面的政協委員們是不是也應該公開述職?他們能得這麼高的分數,一定是比韓委員做了更多實事吧?何不在微博曬一下,也像韓委員那樣收穫網友如潮水般的贊美呢?
  其實,“微博述職”與廣州市政協之前提倡的政協委員要“微博履職”是一脈相承的,韓志鵬的舉動完全合乎政協官方的邏輯———微博既然是委員們參政議政的良好平臺,那麼歲末年初的時候,委員們對網友有個交待,說說過去這一年做了哪些事,就是應該的。
  況且,政協委員的述職本來就不應該僅僅局限在政協的年終總結會內部,向公眾述職也是應有之義,畢竟政協參政議政討論的都是公共事務,委員們的公共身份也使其述職與一般單位內部的員工述職不同,更需面向公眾進行。
  只不過,公眾心知肚明的是,微博述職在當下之所以難以推進,是因為像韓委員這樣在微博上玩得風生水起,真正利用微博參政議政的政協委員,還是少數;至於敢在微博述職的,怕是更加找不到第二個。
  但不管怎樣,廣州市政協在提倡“微博履職”之後,理應繼續推廣“微博述職”,這既有利於公眾知曉政協委員的職能,也能反過來促進政協委員履職水平的提升;更重要的一點是,政協還可以將公眾評價作為委員履職量化打分的重要參考。
  給委員履職進行量化打分,這是廣州市政協在全國的首創,但韓志鵬直言“不認同,也不看重”;有記者問韓志鵬,“網上述職是否與不滿政協打分有關?”韓志鵬大笑,反問:“你說呢?今年給我的分數比去年多,但跟一些高分委員比,我做的工作並不比別人少。”
  韓委員的態度頗值得玩味,政協方面可能需要考慮的是:為什麼打分標準得不到韓委員的認同?為什麼得112分的韓志鵬敢在微博述職,而得分比他高、排在他前面的100多名委員卻沒有微博述職?政協方面的量化打分標準應如何調整?
  韓志鵬委員已經提出今後要“每年給公眾一個交待”,這無疑讓人期待;我們更期待其他的政協委員們,明年此時也能在微博上向公眾曬一份述職報告。如何?  (原標題:韓志鵬“微博述職”將了誰一軍?)
創作者介紹

2013金馬獎50週年

cn05cnuf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